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代表苍生可逆第11章担不起又怎样

2020.09.18 来源: 浏览:1次

苍生可逆 第11章:担不起又怎样?

男子仗剑而立,目光直视前方,在他的正对面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者,虽然已经过了六十岁,但看上去仍给人一种雄姿英发的悍然之感。老者身旁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看其对老者恭敬的样子与看着老者的眼神可以得知这正是这老者的儿子。他们的身后,还站着很多的人,无一不是修为极高的武者,这些武者之中也不乏高阶的魂师。此时大家的情绪波动都很大,同时大家也都以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男子,他们似乎在盼望着男子做一个决定。

此时男子眼神之中透露着无尽的恨,不是对对面的那些人,更加不是对自己的妻子。他在恨自己,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恨拥有一身不俗的修为,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这样的男人又有什么用?他恨、他真的很恨,他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疯狂的痛斥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这,你担的起吗?”老者开口了,虽然语气十分的韩国品牌Samsung亦早已开始采用自家设计的处理器Exynos。近期Samsung更进一步刚硬,但在他身边自己的儿子不难听出,自己的父亲此时也是十分的无奈。这个问题正和念星问吕策的一样,不过是所经历的情况不一样罢了。

念星摇了摇头,努力不让自己去回想自己经历过的那一幕,是的,那个男子正是当初的念星。而她身后的女子则就是他的妻子,那么女子手中婴儿的身份就可想而知了,对,就是吕策,刚刚出生还未满月的吕策。

吕策怎么也想不到,父亲居然会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我的担得起吗?看似有些虚无缥缈,因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要承担的是怎样的。实则却又十分的现实,正是因为不知道会去承担怎样的,所以就应该做好要承担一切的准备,不然,即使有了能力又能怎样?

,我担的起吗?吕策在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我会承担怎样的则任?我能承担怎样的?我承担不起又会怎么样?

一边思考着父亲的问题,一边在心底默默的佩服着父亲,吕策怎么也不会想到和父亲的谈话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三个问题,听上去简单,但却又没有那么简单,每一个问题都是对自己心性的一个考验。

这几个问题其实是念星早就打算好要问吕策的了,因为他知道吕策早晚会选择这么一条路,不为别的,就因为吕策是他的孩子,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

虽然他常説能力越大,就越大,他本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走上这样的一条路。拥有强大的实力,又能怎样?自己就拥有一身不俗的修为,可是到最后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一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死是活。但是他却一直坚信自己的妻子还活着,妻子在等着自己去和她团聚,即使七年以来音信全无,他也仍是这样的肯定。

当初带着吕策回到这个村子,念星本想在吕策长大一些后就去寻找自己的妻子,让吕策在这个xiǎo村子里做一个平平淡淡的普通人。可是,当吕策一diǎn一diǎn的长大,他渐渐运费按平均运费计算。的发现吕策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终有一天他会成为自己这样的存在,只是现在他还要继续成长、成长。于是他也就开始时不时的给吕策透露一些关于武者的事情,吕策同样对他所説的十分感兴趣,于是在他喝醉的时候也就会时常的问一些这方面的事情。实际上这也都是念星故意的,不然以自己的酒量就是真正的喝醉了又能怎样,要不是自己想要説恐怕吕策什么也从自己这里得不到。

他之所透露这些给吕策,就是希望吕策能够有自己的选择,即使他知道吕策会选择这条路,他也不会去示意吕策什么,只是让吕策自己慢慢的领悟,当有一天吕策能够做出自己的选择之后,自己也就可以去真正的教授他一些东西了。

吕策一直到现在还提出来,説实话,念星有些不满,因为自己在很早的时候就给他讲过武者的事情了,但是直到今天吕策才告诉自己要走这条路,这可就有些不像自己了。

好男儿志在四方,好男儿就要出去闯。

不过他也清楚,这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就是因为自己表现的这么颓废、荒唐,才使自己的儿子成了现在这样,也许要不是因为中午王桢一家的开导,恐怕这个时候还要再晚一些才能来到。

念星看着自己面前苦苦思索的吕策,不由得升起一个念头:现在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早了?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

是啊,自己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早就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而现在的吕策除了心性远比同龄人要成熟之外,还有太多太多他没有接触的、没有经历的,所以现在就要他来回答这个问题确实有些不妥。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前两个问题吕策回答的都是十分的完美,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念星静静的等待着吕策的答案,他知道这次吕策绝对不会闭口不言,所以对于这个答案他还是有些xiǎo期待的。

现在的吕策仍在自己的心底不断重复着向自己发问刚刚的问题。一时间,吕策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令自己无法自拔。

到底该怎样回答?到底能怎样回答?吕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就这一个问题,吕策思索了很久很久,念星同样陪在这里很久很久,不知不觉月亮已经升到了头dǐng。念星此时正抬头仰望着星空思索着什么,一道流星划过天际,念星的目光随之亮了一下。轻轻的闭上眼睛,似乎他也在想着这颗逝去的流星许下自己的一个心愿。

就在这时,吕策也终于开口了,简单的三个字“担不起。”説完之后似乎有些如释重负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缓慢的呼出。

念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吕策,他没想到漫长的等待得来的居然是这个三个字,当他刚要説些什么的时候就又听吕策説道“担不起又怎样?”似乎是在向自己发问,似乎又像吕策在质问他自己。

这句话一出,本来刚要对其进行评价的念星又停了停,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吕策的话还没有説完,他还有话要説。

随后只见吕策抬起头来直视自己的眼睛,父子二人四目相对,吕策再次开口道“担不起也要担,粉身碎骨也要担。”简单的十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念星的心头炸响,听到这个回答之后,不久前才被念星抛在脑后的那一幕又浮现了出来:此时的男子在听完对面老者的那句话以后,举起胸前的长剑斜指苍天,抬起他那高傲的头颅,目光如炬,疯狂的嘶吼了一声,他的声音都已经变的嘶哑了,那时的他似乎是在痛诉上天的不公。

随后慢慢的又恢复刚刚的样子,突然手中的长剑被他猛的一下扎在地上,只见那柄长剑如同没入豆腐一般直接的切入地面,就连剑柄也深深的没入了地面不见了踪影,原地只留下一个剑柄大xiǎo的洞。

再看向男子的手中,此时一柄闪着金光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男子似乎有些绝望的笑道“哈哈,担不起又怎样?担不起也要担,粉身碎骨也要担。你们给我的所有,今天我就都还给你们。”説着,目光之中满是歉意的看着对面的那个老者,在那歉意之后就是义无反顾的决然之色。

“老爸,你怎么了?”吕策这时正看着念星,念星的眼中似乎有什么在发着光,吕策不会以为那是泪水,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父亲不会流泪,并不是他认为父亲这样一个只会借酒消愁的人没有感情,而是他坚信父亲是一个强大的男人,真正的男人是不会落泪的。

其实,那在念星眼中闪着光的,正是他那在眼中打转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可吕策的回答恰恰勾起了念星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那段足以令他到达伤心处的回忆。



增强小孩免疫力和食欲
淮南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连云港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