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代表意动天开第二十五章九逆生死丹

2020.09.17 来源: 浏览:1次

意动天开 第二十五章 九逆生死丹

推荐,收藏,打赏,各种求,需要火力支援,俺不要老脸了,不卖萌不行啊,瞬间感觉自己萌萌哒,看在俺不要老脸的份上,可怜可怜俺吧!!

------------------------------------------------------------------

在李九月的意境中,呈现出一个宫殿的虚影,巍然耸立,那宫殿屹立虚空,金光闪烁,迸发出无比的威严之势,有如九天至尊,给予外界无限的压迫。

瞬间的,那巨大的宫殿便朝那头浑身翻滚着火焰的赤炎蛮牛碾压而去。

嗷!

随即,便听见那赤炎蛮牛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面对宫殿碾压,完全没有半分抵抗之力,浑身上下的火焰熄灭,慢慢地,身躯佝偻,最后,只听得咔嚓一声,赤炎蛮牛整个身体崩碎,变成了一滩稀泥。

之前被铜鼎压制的赤炎蛮牛见状,深蓝幽瞳中露出深深的惧意,但似乎又有不甘,更是对李九月投射仇恨凶光,双臂狂舞,将铜鼎咒文所化的闪电利剑统统砸碎。

顷刻间碾压一头赤炎蛮牛,暂时没有了威胁,李九月便撤去意境,快速来到凌云身边,她手里正夹着一颗鸡蛋大小的当然想拿红色丹丸,那丹丸上血丝密布,红光闪动。

没有半分迟疑,李九月扯开凌云上衣,便将那丹丸朝着凌云心口按下。

丹丸没入凌云心口,霎时,凌云胸口涌出一股股血流,不过,只是几个刹那过去,那涌出的血流便迅速凝固,同时,凌云的心口光芒四射,一团纯洁无匹,神圣的光芒将凌云完全包裹其中。

滋滋滋!

碎裂的骨头凝聚为体,冷凝的血块变热流淌,萎缩的经脉舒展扩张。每处肌肤,熠熠生光,孕育着新生。

此刻的凌云并不知道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他现在没有意识,只觉得自己在一片虚无中漂浮,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如水流,带动他的身体,不知飘向何方?

他感觉,自己将要和这片虚无的空间融合,最终会成为这片空间的元素。

突然,一条光束射穿黑暗,照亮整片虚无。

凌云的神识陡然分出,进入了自己的意海内。

当看到自己意海的景象时,凌云惊诧万分,那些虚空中是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不断地电闪雷鸣,那些原本错开的混沌区域则连成了一大片,成为意海和虚空之间的隔离地段。

意海中心,此时正处在空间风暴的撕裂之中,那颗包裹意境种子的晶体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缝。

如果晶体炸裂,意境种子肯定会被空间风暴撕扯为粉碎,这对自己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正在这时,惨淡的天幕突然下起了红色的雨滴。

那雨滴飘荡虚空中,混沌里,而后融入虚空,混沌,竟然是在修补着一处处裂缝,那雨滴浸透入晶体裂缝,融进了晶体之中,一diǎndiǎn,将意境种子湿润。

让凌云感觉惊异的是,他此刻能很清晰地感受到意境种子的状态,那种子仿佛是婴儿吸吮乳汁,正在贪婪地汲取血雨,很快地,浸入晶体中的雨水就被意境种子吸干,之后,无论浸透入多少雨水,也都迅速成为意境种子的养分,直到血雨不再落下,不久,凌云便惊奇的发现到,那颗意境种子的体积比之前扩大了一倍。

“凌云,土包子,你醒醒?你死没有?你可不要死,不然本小姐会内疚一辈子!”

还没从惊奇中缓过神来,李九月的声音却刺激着凌云的耳膜,凌云便即收回神识,张开了双眼,正瞧见李九月一双焦急地眸子看向自己,美瞳泪珠涌动,滴滴滚落,整个人早哭成了泪人儿。

“醒了!总算醒了!!真吓死我了!”李九月见凌云苏醒,终于放下一颗心,悲喜交加,不禁对着凌云痛骂:“你个傻子,傻子,大傻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傻子!”

凌云半坐起身,尚还有些恍惚,他原以为自己要再死一次,説不定就穿越回老家去了!

对于李九月骂的什么全无在意,反倒咧嘴傻笑,能够活下来,就是对生命最美的礼赞!他只有庆幸。

吼!

一边的赤炎蛮牛暴怒,它正在一diǎndiǎn瓦解半空铜鼎的压迫之势,凌云没死,可他的同伙被李九月碾成了齑粉,它恨不得当场将两人劈成两半,于是,在对抗铜鼎的同时,它的脚步也开始朝李九月和凌云逼近,却在这时,一股阴冷的气息笼罩了整片地域。

清风,微微吹拂,透出几分诡异。

原本幽闭的山林在阴冷气息笼罩下,变得一片灰暗。

“呜!”

赤炎蛮牛发出一声悲鸣,庞大的身躯竟然开始觳觫不已,愤怒却带着一丝胆怯之色的双眼在扫了李九月和凌云二人一眼后,这头赤炎蛮牛却是忽然撤回,脚一蹬,朝着丛林深处射去。

李九月的俏脸也是一下变得煞白,眉头紧拧!

“怎么回事?”凌云有些诧异,不过,从赤炎蛮牛半途便遁走的行径,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往往这种情况,应该是有更强大的存在出现。

唦!唦!

脚步声由远而近,李九月和凌云循声而望,只见一个青衫飘逸的英俊青年正从树林里慢悠悠地走出。

那青年看上去如一个书生,显得很是斯文,走到凌云二人面前后,深深一鞠躬,很有礼节地道:“打扰二位,在下木森,眼下日色已去,天色转暗,这夜晚丛林,妖兽横行,危险重重,可否与二位结个伴,抱团取火一晚?”

李九月对这青年满眼敌意,但又不敢发作,只冷冷道:“随便。”

“谢谢!”木森对着李九月恭敬地道了声谢,眼神则瞥向凌云,低声惊愕:“九逆生死丹!造化不错!”

凌云眼神一片迷茫,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俊面青年,不明白这青年神神叨叨的什么?

他只觉得这位叫木森的青年很是普通,身上散发的气息也极为平常,甚至给人一种毫无缚鸡之力的柔弱感觉。

只不过,两世为人,让凌云多了一层谨慎,那头赤炎蛮牛无缘无故便灰溜溜地逃走,然后,木森就出现了!

一个看似文弱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在这凶险异常的山脉出现!?

这木森可并不如其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见对方文质彬彬,如同谦谦公子,凌云想着,对方的文化素养应该不错,可能没有什么恶意,只要以礼相待,双方便不会起什么冲突,于是拱手道:“这位兄台不必客气,出门在外,理应相互帮助,只是,兄台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危险的山林行走?!”

木森笑道:“是为寻找一物。”

“哦!”凌云不便细问,只道:“那就祝愿兄台能够如愿以偿,大家萍水相逢,不过也算一种缘分,有要在下帮忙之处,尽管开口,既然结伴,便应该互相提携。”

他説这话,其实是有用意的。

木森浅笑:“谢谢兄弟的热情,还未请教姓名?”

“在下凌云。”凌云也是报以浅笑。

“凌兄弟和这位小姑娘是朋友?”木森又问。

凌云坦诚道:“我们原本并不认识,但她已经救了我两次命,就在白天,我们遇到两头妖王,她并未弃我不顾,我想,这就是朋友吧?”

木森diǎn头赞许:“患难见真情!这份友谊弥足珍贵!一定得珍惜!只是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凌云豪迈一笑:“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比如我和木大哥有缘,谈话又如此投机,有这份交情就好,何必在意来历?”

“好一个何必在意来历!”木森抿嘴微笑,双眼却朝李九月瞧去,“小姑娘,我没有恶意,你不要紧张,也不用戒备!还有,把那破轮回鼎收起来!太招眼!”

李九月小嘴嘟哝了下,本想説什么最终还是忍住,却是乖乖将半空的铜鼎收回。

“对了,木大哥,你刚才説的九逆生死丹是怎么回事?”凌云心中对适才木森的自言自语一直记挂,此时和木森变得熟络了些,便好奇一问。

木森微微笑了笑,而李九月则是有diǎn恨铁不成钢地白一眼凌云。

“九逆生死丹,神这也是高庆昌身亡后留下的全部股权。加上高宝林此前拥有的8.25%股份级中品,只有修为在神意境涅槃境界的高手方能炼制,聚齐九十九种稀有材料后,以天级七焰真火煅烧上品丹炉炼制,九十九年可得一粒!活死人肉白骨,常人服用,直接成为肉身吐纳境高手,形意境下巅峰期服用,直接突破,灵意境上则对境界再无帮助,所谓九逆,便是给予身体九次不同程度强化,逆天续命,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奇效,你可问你身边这位小姑娘。”木森耐心给凌云讲解,最后,把目光落在李九月身上。

李九月把头一偏,哼了一声。

“九十九年才得一粒的神丹!”凌云不由咂舌,“九月,这九逆生死丹如此珍贵,你怎么……我,哎,我这贱命一条,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的救命恩情!”

凌云当然清楚,木森不可能无缘无故説起什么九逆生死丹,这正是李九月为了救自己慷慨解囊。

李九月撇撇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説道:“命才最珍贵!一颗丹药而已,你不也救了我一命!”

凌云深深看了眼李九月,想着,自己这条命是李九月给的,自己承下她一个天大的恩情,以后一定要伺机相报。

在前世地球,这样的女子根本难寻!

李九月美眸却是一直对木森怀有敌意之色,木森説的什么,极少做回应,她将凌云拉到一边,随即冷声道:“天已晚,我看我们还是早diǎn休息,养精蓄锐,我们到树上去,那个谁,你实力不俗,就在下面放哨吧。”

説着,李九月也不管木森的反应,直接拉凌云上到了丈外的一颗巨树之上,随即,脸色冷冷地瞪了一眼凌云,没好气地道:“你这土包子,亏你还和人家有説有笑,你可知道它是什么?”

“不知。”凌云奇怪地看着李九月。

李九月直接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真是无知者无畏,本小姐对你深为敬佩,那可是头妖王哦!”

“妖王?”凌云脸色一时间煞白。

……



茂名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吉安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北海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