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2000多同伴暴死21只白鹅戴孝医院门口

2020.08.13 来源: 浏览:1次

鹅病了,请医生,而吃了药后,2000多只鹅还是相继死去。昨天,因怀疑郑州某动物医院治死了自己养殖的鹅,开封养殖户徐东升将剩下的21只白鹅赶到该动物医院门口讨说法。当事医生称,徐东升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希望通过法律渠道解决此事。

21只大白鹅并排卧在地上,个个脖颈上系着黑布条、戴着黄菊花,头顶上飘着写有“冤”字的白气球。这不是宠物表演,而是鹅的主人在为他死去的种鹅讨说法。

●白鹅“戴孝”医院讨说法

昨天上午10点,郑州市文化路与丰产路交叉口西 00米路北,一家挂着“河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门头的宠物医院大门口,21只“嘎嘎”乱叫的白鹅并排卧在地上,个个脖颈上系着黑布条、戴着黄菊花,有“冤”字的白气球看上去很抢眼。

它们身后挂着4幅大照片,上面有成群的白鹅,有医生给鹅开的药方,还有数百只被埋进大坑的情景。“医院得给个说法,他们治死了我的鹅,总得让我知道这2829只鹅得了啥病,是咋死的吧。”鹅主人徐东升拿着喇叭冲着人群嚷开了。

徐东升是开封市南郊乡的一个养殖户,养鹅5年。事发前,他的鹅圈有种鹅2850只,他估计值90万元。10月 日,徐东升发现两只鹅不明死亡,随后两天,又陆续发现数只死鹅。10月5日,徐东升经熟人介绍,带着病鹅和死鹅来到丰产路“河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求治。该院兽医尹医生解剖鹅尸体后,给徐东升开了价值1580元的药。

用药无效,鹅还是不断死亡,徐东升于10月7日又找到尹医生,尹医生又开了 60元的药,让他放进鹅的饮用水里。10月8日,鹅开始大量死亡,成百只死亡的种鹅被徐东升深埋。10月9日,尹医生赶到徐东升的鹅圈为鹅诊治。徐东升又按照尹医生的要求,给鹅注射针剂,但情况并未好转。到10月15日,徐东升的鹅只剩下21只。

●21只白鹅堵门 动物医院忙关门

“就是吃了这些药,俺的鹅才死的。”在现场,徐东升摆出几袋颜色不一的药末,看到,这些药全部是用没有任何标志的透明塑料袋包装,没有生产厂家、没有生产日期、更没有产品成分等相关信息。徐东升说,到目前为止,尹医生都没告诉他自己的鹅到底得了啥病,也没有告诉他自己买的是啥药。

徐东升从22日起多次拨打“河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的值班,但一直无人接听,找尹医生,他也不出面处理此事。为此,他才带上剩下的21只种鹅来“喊冤”。

昨天上午10点半,“河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走出一位女医生。徐东升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就是医院卖药的蔡(音)医生。”徐东升紧跟上前,“扑通”一声跪在蔡医生面前,“鹅咋死了?”徐东升满头大汗,欲哭无泪。此时,几名医院的工作人员赶紧锁上了医院大门。蔡医生以寻找尹医生为由离开现场,并称,半个小时后会有人来处理。但40分钟后,徐东升没见到人。“河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在农大南门西侧,距离农大南门仅百米之遥。昨天中午12点,见到了该校宣传部的王部长,该医院和学校没一点关系,尹医生是学校的离退休人员。王部长承认“河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租用了农大的房子,但具体事宜他尚不清楚。对于在学校南门旁边开设、对农大造成侵权的这家动物医院,王部长称“学校组织上一直不知道”。

●鹅没打疫苗 没到疾控中心检验?

尹医生今年80岁。昨晚8点,联系上了尹医生。里,尹医生申明自己和种鹅死亡没关系。他说,徐东升是通过自己的学生找到他的。当时,他根据种鹅的死亡情况和解剖发现,种鹅气管发炎、肠道溃疡、 口糜烂,症状和流感差不多,“他说自己的种鹅没打过流感疫苗”。对此,尹医生表示不可思议,他称养鹅一般要每 个月打一次流感疫苗,但徐东升没打。

尹医生还说,他曾经建议徐东升到当地的疾控中心给鹅做检验,“只有疾控中心有权宣布谁的鹅得了流感,如果鹅得了流感,疾控中心会让养殖户深埋处理”。但徐东升一直没到相关疾控部门做检验。尹医生介绍,他给徐东升开的是处方药,“中草药加广谱抗菌药”。并非“三无产品”。

里,尹医生透露:昨晚他刚刚从自己的学生(和徐东升有交往的一名兽医)处获悉,徐东升的种鹅并未死亡近 000只,“听说他已经卖了2000多只”。损失并非如徐本人所说的那样。尹医生希望徐东升找个律师“谈这件事”,双方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2 7删除

广安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南京白癜风较好医院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管用吗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