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代表异界之机关大师556引爆矛盾

2020.09.18 来源: 浏览:0次

异界之机关大师 556 引爆矛盾

?();年轻机关师的眼神有些茫然,含含糊糊地说:“我突然饿了,找人代了个班,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吃点东西……”

说着,他举了举手上的饭盒,示意了一下。.那是一个

常鸣这才发现,他嘴巴油油的,的确是一个正在偷吃东西的模样。他笑了起来,走过去一把搂住对方的肩膀,亲热地说:“有什么好吃的啊?分一口给我呗,我正好也有点饿了!”

年轻的机关师又一阵恍惚,陡然觉得身边这个年轻人非常亲切熟悉,好像的确就是每天同进同出的同伴一样。

他扁了扁嘴说:“你知道,我食量特别大,平时都要多吃坐在甲板上一顿的,哪有什么多的可以分给你呀?”

常鸣不满地指责道:“小气!哦,对了,你刚才看见下面的军队了吗?我跟你说,可威风了……”

“根本不考虑地方盛不盛得下”。一些照片根本不是他自己拍摄的他就像一个真的西铂州人一样,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刚才看到的景像。年轻的机关师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点头,自豪地说:“当然,我们西铂州一定是最强大的!也该让那些东梧州的鼠辈知道我们的厉害了!”

常鸣的眼神微微一闪,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带着年轻人走到平台旁边。他指着那面旗帜,对这个机关师说:“看,那就是我们西铂州的旗帜,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地保护它!”

年轻的机关师连连点头:“对,没错!咦?这里怎么空荡荡的,都没个人守着,有人来偷旗怎么办?!”

他真的很不满的样子,连东西也顾不上吃了。

常鸣目光又是一闪,原来丁家兄弟在这里守旗的事情,即使在西铂州也不是人人皆知啊……

他跟着点头说:“就是啊,是不是派了谁来这里守着,结果偷懒跑掉了?你知道派的是谁吗?”

年轻的机关师的头脑又是一阵恍惚:“我不知道啊……不过肯定是什么很厉害的机关师吧?”

常鸣愤然道:“再怎么厉害,这么不负可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不然我们先给他守着?”

年轻的机关师连连点头:“对,我们是应该守着!”他东张西望了一下,一个念头突然从脑海里冒了出来,“我过去蹲在旗子旁边盯着?”

常鸣点头说:“可以呀!”

年轻机关师还是挺有心的,他毫不犹豫地把饭盒摆到一边,抹了把嘴,大步往战旗那边走去。

战旗周围的防护显然不认人,他刚刚踏进金色光线的范围,三个黑影就从天而降,落到他面前,牢牢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年轻机关师原本就有点恍惚,根本毫无防备,一头撞了上去,正好撞中鼻子,眼泪立刻哗地一下流了下来。

他捂着鼻大叫:“这是什么东西!”

两秒后,丁二丁三接到警报,再次驾着大圆球出来了。圆球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只有一个人,还穿着西铂州的制服!这倒罢了,这人的精神力非常弱小,只是一个中级机关师。这种等级可以算是机关战争的最底层……

就这种人,也来铁血城夺旗?

不可能吧?

更别提他还没进去,就已经被三球机关给撞哭了!

这一迟疑,丁二丁三就没有马上出手。大圆球在年轻机关师面前转了一圈,狐疑地问道:“你小子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年轻机关师捂着鼻子,泪流满面。他抬眼看着两个大圆球,皱起了眉,含含糊糊地问道:“你们……你们就是守旗的?为什么没有守在旗帜旁边?这太不负了吧?”

一个区区中级机关师,也来教训我们?丁二丁三不屑地叫道:“你是谁,先老实交待了!不然……”

一道白光从圆球的洞口里射出,在年轻机关师的脚边打了个大洞。

要是放在平时,这一击就足以让这个年轻人吓一大跳,但此时,一股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勇气与心支撑着他,让他大声说:“你们,你们别吓唬我!你们是心虚了吧?我是铁血城第五十层的守卫,一切不符合规定的事情我都可以管!你们是谁?是负责守旗的吗?为什么没守在旁边?”

丁二丁三本来就有点浑,年轻机关师被奇妙的力量所诱导,也不是正常状态。

于是,这一个中级机关师和两个机关大宗师竟然就在旗帜旁边,面对面地争吵了起来!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奇观!

年轻机关师嗤笑道:“有机关自动防守?有机关在,还要人干什么?偷懒就是偷懒,没什么可说的,我要把这件事情上报给总座,让你们给出一个交待!”

一个小小的守卫,中级机关师,竟然如此大言不惭?丁二丁三气得跳脚:“不用你说什么,我们现在就直接干掉你!”

话刚刚说出口,圆球就转动了一下,还没做出举动,一个声音就在后面大喝道:“你们在吵什么?”

丁一大步走了过来,皱着眉,不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更睨视着那个年轻的机关师:“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无论什么人不能擅入此处一步,否则就当间谍,当场击毙,你不知道吗?”

“间谍?我是间谍?”

年轻机关师失笑,他拉扯了一下自己衣领上的绣纹标志,嗤笑道:“看清楚没有?我的标记!我编号甲卯七五八一,是正儿八经的铁血城守卫!我是间谍?笑话!”

丁一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笑道:“要不要处置我们,可不是你小子说了算的……”

这时,另一边的门被打开,周与彦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丁家兄弟还没说话,年轻机关师就说:“我无意中上来巡查,发现铁血城战旗旁边空无一人,守旗的不在岗位!这是严重的失职!”

周与彦扫了那边一眼,向丁家兄弟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丁二吵了起来:“我们怎么守,难道还要向你们交待不成?总之旗帜好好地在这里,没出问题,那就没事!”

机关大宗师身份特殊,无须向铁血城汇报更多细节,但这是机关战争,一切都应该井然有序,纳入管理范围内。周与彦有点不满地看了他们一眼,瞥了那个年轻机关师一眼:“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丁一沉声喝道:“慢着,周副座,这人羞辱了我们兄弟,难道这样就可以放他走了?”

年轻机关师理直气壮地说:“我这是正常巡查!”

他说得没错,第五十层就是铁血城的顶层,巡查队的巡查范围的确包括总控室外围,和顶楼外面。也就是说,在这里巡查的确在他的权限范围内,只是这次是出于他的偷吃行动而已。

周与彦点头说:“他说得对,他履行的是他的职责,发现问题,他的确有义务向我们汇报。”

丁一打断了他:“你是说,他不是有意挑衅我们的?”

周与彦脸上掠过一抹青气,立刻又压了下去,和声道:“不,他并不是挑衅……”

丁一干脆地说:“不用多说了,现在很简单。要么把人交给我,要么我们一拍两散,你选一个!”

周与彦的眼睛顿时瞪大,失声道:“你们是跟我们签订了协议的!”

丁一冷笑道:“那又如何?我们过来,可是你们请过来的!”

这时,丁二和丁三已经从圆球里跳了出来,站了自家大哥身后。三张一模一样的面孔盯着周与彦,脸上都写着不善。

对于机关大宗师来说,职责跟面子相比哪边比较重要?看来在丁家兄弟这边,一点疑问也没有。

常鸣潜在阴影城,小心隐藏着自己的行踪,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的事情。

无意中被那个年轻的巡查队员发现,常鸣的大脑立刻开始转动,短短的几秒内就想出了一个主意!

现在,一切都在照着他设计的方向发展,甚至比他想得中发展得更妙!

他很清楚,在机关战争中,有一个巨大的矛盾,一直在水面下蠢蠢欲动,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

那就是战争委员会与机关大师之间的矛盾!

战争委员会是一个组织,一个政体的体现,一支军队的首脑。它为了机关战争而存在,要的是令出必行,一切按照规矩做事。

但机关师,尤其是到了一定等级的机关师,经常都是凌驾于规矩之上的!

他们自信、自负,能力强大,经常一个人就能改变一个区域甚至整场战争的局面。机关战争需要这样的人,但这样的人极难控制。

在东梧州情况还好,毕竟东梧州请来了一个地创师。

陆浅雪姓情温和,既然答应了东梧州的交易,就全力为了机关战争做事。有她押阵,就算是机关大宗师也不敢怎么跳。

但在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尤其是西铂州,丁家三兄弟身为三胞胎机关大宗师,是本次机关战争的单组战力最强者。他们被西铂州请来守旗,关键时候能够听从安排,但平时怎么做,谁说了算?

常鸣利用的,就是这个矛盾。而现在看来,他的安排充分达到了应有的目的!(未完待续。)



月经量异常是什么问题
普通内科
武汉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