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代表绝代玄尊第1328章为皇为民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绝代玄尊 第1328章 为皇为民

铁娃的眼神更冷,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他毕竟还是个十八岁的半大孩子!

可是他并没有后退,只是扭过了头,用手指着自己另一边的脸颊,看着铁魂说:“还有这一边,你可以打!来啊,打啊?”

铁魂瞠目看着他,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几乎不敢相信那一巴掌是他刚才打的!再看面前的儿子,他突然发现,好陌生!

如果走在路上没有人介绍,他根本认不出这是他的亲生儿子,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出生,也从来没有见过他!

后退了两步,铁魂低下了头,他不敢去看铁娃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像是一把刀子,在他的心口使劲的挖着,一刀一刀的戳个不停!

铁娃扭过头,看着周围的那些边军,指着自己的脸说:“你们谁想打,过来打!因为我从小就被别人打到大,已经习惯了!”

没有人敢动手,所有人都神色愧疚的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他们大部分人都知道自己有儿子,这还是这段时间挺铁娃和铁谷亮说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见过自己的儿子!

铁魂的那一巴掌真的很重,这个时候铁娃的半边脸已经肿的连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玄宝知道这些人每天都在锻炼,作为第一强兵的将军,他的一巴掌,不亚于用铁板狠狠的砸在人的脸上!

怕他骨头有事,玄宝想过去检查一下,却被地鼠王给拉住,对他摇了摇头说:“让他发泄一下吧,否则迟早会出事!”

没有见到父亲的时候,铁娃和他的兄弟们就天天念叨,可是一旦见到父亲了,他们真的会毫无怨气吗?这些孩子现在的年纪,正好是激进而叛逆的时期,他们不会理解父辈的那些举动,更何况这种举动本身就有错!

他们太需要发泄了!玄寅大战的时候玄宝就已经看出来了,边军营的杀戮很重,对待寅军,如果是其他校营进攻的话,总有活口,可是边军营从来没有留下活口!

听到地鼠王的话,玄宝想了想,还是叹息了一声,退后了一步。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只是全都静静的看着中间的那一对父子,谁也没有说话,看到他们,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和儿子见面,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哀伤。

铁娃指着自己的脸对铁魂说:“其实你想我死,可以打我的头,这个地方!”铁娃低下头,分开自己的头发,在后脑勺的地方,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那里明显凹陷进去一块。

“这里是从山崖上掉下来摔得,只要你用点劲,我脑浆都能打出来!一次就完!这里,胸口这里是被树枝给刺穿的,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好,你用力点捶一拳,也能让我死!还有这里…”

铁谷亮走到铁娃的身边,摇摇头对他说:“行了铁娃,别说了!”

铁娃却一把抓过他的胳膊,然后在他的胸口一撕,扯开他的衣服,指着他那布满伤痕的胸膛说:“想打死他就更容易了!坤叔,你儿子被豹子吃过,没死,都被开膛了,就等着下嘴了!被七爷他们给救了。”

“别说了!你不要再说了!”铁谷亮红着眼睛,一把推开铁娃,神情也开始愤怒,他也看到了人群里想走过来的父亲,在看到他胸前伤口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傻了一般,呆立当场!

铁娃像是疯了一样,瞪着眼睛看着他大骂:“为什么不说?难道你不想让你爹看到吗?为什么不?你要是不让他们看到,他就以为我们从小到大过的有多滋润,需要整合产业链各端成熟技术多舒服,他们在这里尽忠尽义有多辛苦!可实际上呢?我们从记事开始就得拿着锄头去种地,因为爷爷老了,拿不动了,当了一辈子边军,一身的毛病,我们不养活自己,就得饿死!关口村原先五村合并,比城镇还大,可他们这些尽忠尽孝的一走,村子里还有不到三千人,八百多妇孺养两千多孩子,怎么养,一场饥荒下来,老人孩子死了一千多,只剩我们了!就剩下我们了!”

“我叫你不要说了!”铁谷亮大怒,一脚就踹在铁娃的胸口,将他踹到在地!

可是铁娃却从地上蹦起来,猛冲过来,一记勾拳就打在了铁谷亮的下巴上,将他也打倒,嘴里大骂:“为什么不让我说!为什么还要遮着瞒着?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这时他们造的孽!他们觉得自己是军人,是丑皇的军队,可以为了他们的皇上,放弃所有,把自己变成一个机器,只知道打仗,为了把一个根本不想做皇帝不配做皇帝的人再逼着他坐上皇位,他们抛弃我们十八年!既然不要我们,为什么要生下我们?到底是一个不知道死活的皇上重要,还是我们这些家人重要,我想问问他们,为何要如此狠心?“

两个少年你一拳,我一脚,打成了一团,别人想拦都拦不住,很快鲜血就飞溅出来!

却听一声悲凄哭嚎:“我对不起你啊,我的儿啊!”这辈子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的血魂,终于满面泪水,跪在了两个少年的面前!

随着他的跪下,周围所有边军都满脸泪水,长跪在地,口中哭叫:“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少年已经停了手,却还是靠在一起,只是用力的抱着对方,嚎啕大哭!十八年的辛酸,十八年的悲苦,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玄宝叹息了一声,走到了他们的身边,用手揉了揉两人的头,然后抱住了他们。

等两个少年平静下来,地鼠王也走过去,扶起了铁魂。老子跪儿子,怎么说都不是什么好看的场面,地鼠王别看是神王,也不想看到这个。

铁魂站起来,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对身后的那些将士说:“本来想瞒着你们,现在也都听到了。我再清楚的把实话告诉大家!咱们皇上到这里的当年,伏虎岗寅虎兵变,当上了皇帝,现在他的皇位,已经被这位给打下来,他就是玄皇,而这位老朋友,是地鼠王!”

众人只是静静的听着,也没有出声打扰。从将军的眼中,他们看到了下面要说的事,关乎着他们今后的全部生活。

铁魂长吸了一口气,对众人说:“玄皇告诉我们,丑皇已经不在了!可能已经…其实你们应该想得到,我们有多久没有见过皇上了?”

“三年!”铁谷亮的父亲铁坤黯然说:“足有三年的时间,没有见过皇上了!或许他已经死了,可是我们却无法让自己停下来!”

铁魂点点头,也跟着叹息了一声说:“是啊,我们总是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欺骗自己,活下去,救出皇上,他就在里面等着我们去救!这是我们的!”

众人依旧是鸦雀无声,铁魂所说的,也正是他们所想的,这正是他们支撑到现在的唯一信念!

“现在我想问你们,还有必要再坚持下去吗?再坚持下去,为的是什么?”铁魂目光灼灼的看着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就像是铁魂第一次听到丑皇不在兽人城时的反应一样,一脸的茫然,脑中充满了空白。

“我们回去又能做什么?我全家都死绝了!我回去什么都没有了!”一名边军战士脸色黯然的说着,他问过铁娃,他的全家都已经死了,一个不剩,像他这样的人,军中不少。

又有一人说:“玄皇的感觉不一定十拿九稳的吧?有可能是遗漏了什么地方呢?不攻下兽人皇宫,不亲自找一找,谁敢保证皇上就一定不在了?”

有人点头附和,也有人说:“我们要是一走,兽人就肯定会和胡骁汗王汇合,到时候他们会涌入中原的!”

众说纷纭,一时间边军营里吵吵嚷嚷,这时从来都没有出现的场面。连铁魂都没有办法,因为他现在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

玄宝松开铁娃和铁谷亮,扭头对众人说:“各位朋友,听我一言!”他的声音不高,可是就算距离很远的边军战士都能听得见,刚才的吵杂马上就静了下来。

“我只想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你们这支军队,拼死作战为的是什么?”玄宝微笑着看着众人,语气不快,因为他要保证每一个人都听到清清楚楚,“这个问题我也问过玄军,那帮兄弟说,是为了皇上能够千秋万载!”

众人静静的听着,有的点头,有的摇头。其实他们只知道救出皇上,至于为了什么,从没有去想过。从成为边军的那一刻起,忠君思想就一直在教育着他们,所以他们只是听从上面的命令,从来不敢问原因。

玄宝笑着对众人说:“我说错了!我们战斗,不是为了我能不能坐上这个皇帝的位置,而是为了这天下黎民!为了让百姓吃的好,穿的暖。为了让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孩子,不再受苦,不再流离失所,不再从小小的年纪,就留下这满身的伤痕!”

所有的人眼睛再次湿润,一个个全都低下了头。玄宝深呼吸了一口气说:“男儿当兵,离乡万里,征战沙场,马革裹尸,这时男儿志,没有错!但是一定要明白,我们拿着兵器,保护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千万人。因为我们吃的每一粒米,不是一个人给我们的,而是那些养育我们的百姓,一口一口省下来的!我想,搞明白了这件事,你们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一时间军营里再次安静下来,铁魂和铁坤这些将领聚集在一起,小声的商量了很长时间,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一帮将领才全都达成了统一的意见,铁魂也回过神对玄宝点了点头。

本书来自:



手指戳伤怎么处理
玉林白癜风专科医院
薏芽健脾凝胶吃几天见效
Tags:
友情链接
南昌物联网